孜然羊肉

心有猛虎细嗅蔷薇

翻译之趣,读书之乐,电影之毒,艺术之妙……

山无棱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?


爱一个人,你可以等多久?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的答案是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。

爱是童话:栀子花下读书的少年,在姑妈监督下上学的少女。少年知道这是她上学的必经之路,骄傲的少女目不斜视,心里却像一头乱撞的小鹿。两情相悦,惨遭棒打鸳鸯,从此天各一方。

爱是滑稽:鸿雁传书籍慰了少女的思念,也激发了少女浪漫的想象。幻想和现实的巨大落差犹如一桶冷水,不期而遇的瞬间浇灭了她心中的爱火,在父亲的安排之下她嫁为他人妇。

爱是残忍:少女婚后锦衣玉食,享尽荣华富贵,偶有对目前爱情的怀疑,却再未想过他。而少年从此形销骨立,沉沦于女人的肉体之中,却没人能填补失去她心里留下的空虚。

爱是顿悟:五十余年后,他在少女夫君的葬礼上表达了对已七十二岁寡妇的爱慕,出离愤怒的她认为自己受到了莫大侮辱。大哭之后,渐渐适应单身生活,开始回忆一生的她,终于明白自己之前为何对爱情心生怀疑:原来,男女一起生活并不等于爱。

他们一同踏上游轮,避开尘世纷扰,相拥而吻,品尝到的除了苍老的味道,还有逝去的似水年华。游轮返航决定不登岸的那一刻,船上不再是步入耄耋之年的两位老人,而是带着栀子花香的少年和心怀小鹿的少女,两人十指相扣,对视而笑,决定这一次不再错过彼此。


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电影截图

爱是什么?读过此书中各式各样的爱情,这个问题自然会蹦入你的脑海了。一万个人眼中有多少个哈姆雷特,就有多少种爱。乍听之下,这似乎与已知爱的定义相违背。将爱置于不同刻度下衡量,就会发现其定义之丰富。情意绵绵缠绵悱恻是爱,皮鞭蜡烛挣扎沉沦亦是爱。男女相悦是爱,男男相拥也是爱。爱是相遇时的一眼,快过花开的刹那,也是幡然醒悟最终的觉醒,经年已过。

给爱加一个期限,多久?一万年?这类似天荒地老的数字过于虚无缥缈,倒不如确切数字来的触目惊心,你可以等一个人一年,五年,十年,五十年呢?

喜欢加西亚·马尔克斯在此书中的文笔,活泼戏谑,连凄苦都透着一丝冷幽默,读时常常忍俊不止,甚至对苦难都多了几分释怀。人生注定以悲剧结尾,我们无法选择结局,但可以选择一路的姿态,洋溢喜悦,向死而生。

PS:同为译者,在此特别感谢本书译者杨玲女士,一名好的译者让你感受到的不止是文字的魅力,还可触摸到作者的灵魂。 —— 冰冰字幕组 孜然羊肉



评论

热度(19)